登錄注冊
08:29 2019年12月14日
“中俄圖書館”項目負責人瑪利亞·謝米紐克

俄羅斯讀者閱讀哪些中國作家的作品?

© Sputnik / LYUDMILA MATSENKO
社會
縮短網址
“你好,俄羅斯”節目 (183)
0 173

俄羅斯讀者對中國散文的興趣在不斷增長。在俄羅斯書籍市場,這是相對較新的趨勢,且呈上升之勢。總體而言,中俄作品互譯已有100多年的曆史。1903年,普希金的中篇小說《上尉的女兒》成爲進入中國首批譯作中的“堂前春燕”。專家們認爲,中俄文學交流的黃金時期是上世紀50年代。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第一個十年期間,譯成中文的俄羅斯作品要比之前的200年都多。然後,兩國關系開始冷卻,互譯急劇縮減。90年代,中國作品湧入俄羅斯的書亭,題材各種各樣:從經典小說、古代智者的名言警句,到類似風水指南或如何掌握武術技巧的實用作品。但體現中國現實生活的文藝作品翻譯卻屈指可數。比如,1992-2002年期間,僅有4本中國作家文集在俄羅斯出版。10年間,僅4本書!只是在進入2000年代後,隨著中國國際聲望的提高和兩國關系拉近,中國現代文學作品才開始積極地推向俄羅斯的書籍市場。
     據“中俄圖書館”項目負責人瑪利亞·謝米紐克向衛星通訊社介紹,僅最近一年,就有約30本中國作者的書籍在俄羅斯問世。該項目于2013年5月啓動,中俄兩個夥伴國共同落實文學作品互譯。首批100本書、即各自50本翻譯已基本完成,但聯合工作還在繼續。
     瑪利亞·謝米紐克:

"中俄圖書館”是俄羅斯翻譯研究所與其它夥伴國家翻譯項目中最爲成功的項目之一。因此,根據和中方簽署的協議,決定每方再各增50本書。此外,題材範圍也在擴大。其中,中國兒童和人文方向作品也被列入翻譯清單中。"

     透過百年的厚重,中國依然爲子孫留下獨特的遺産,豐富著世界文化。很多俄羅斯人對中國古代經典文學耳熟能詳,對20世紀的經典作家,比如老舍、魯迅和矛盾也非常了解。但如果提及中國現代作家的名字,卻並不容易。在街頭隨機詢問,最好的情況是說出2-3個名字。
     爲彌補這方面的真空,俄方互譯項目對中國書籍市場上的新作給予高度關注。據瑪利亞·謝米紐克介紹,中國作家譯成俄文的選擇是透明的、也很容易理解:那些在中國獲得承認和廣泛聲譽、以及國內外大獎獲得者有更多的優勢。

俄羅斯讀者喜歡莫言的作品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
俄羅斯讀者喜歡莫言的作品

     瑪利亞·謝米紐克:

"比如,諾獎獲得者莫言的書籍,除獲得文學獎的《酒國》外,他的《生死疲勞》、《豐乳肥臀》也被譯成俄文。不久前,他的《紅高粱》俄文版問世。盡管莫言作品出版量不小,但因需求量大,不得不多次再版。"

     據“中俄圖書館”項目負責人介紹,在俄羅斯獲得贊譽的中國文學作品中,還有余華的小說《兄弟》、馮骥才的《一百個人的十年》、王安憶的《長恨歌》、麥家的《暗算》、畢飛宇的《推拿》和張炜的《古船》。
     中國兒童文學作品需求量上升成爲俄羅斯書籍市場上的新趨勢。瑪利亞·謝米紐克以黃蓓佳的《我要做個好孩子》爲例,書中講述的是一位小學女生,幻想考入最好中學的故事,內容既生動又感人。中國作家文集賣的也非常好。俄羅斯讀者非常喜歡那些將各種作者短文彙在一起的文集。
     應該承認,俄羅斯讀者並非都能理解中國作家作品的內容。比如賈平凹的《秦腔》。賈平凹獲得很多文學獎,在中國深受愛戴。但其作品,因民族特色濃重而很難譯成外文。但這並不意味著,俄羅斯讀者不想去了解他書中描述的中國現實與思想。恰恰相反,越來越多的俄羅斯讀者正埋入中國文學作品當中,從中去更好地感知和了解現代中國。瑪利亞·謝米紐克在接受衛星通訊社采訪時指出。
     瑪利亞·謝米紐克:

"青年人都非常願意閱讀,中老年也是一樣的。不同階層和職業群體的人都在閱讀中國作家的作品。這些俄羅斯人,不僅樂忠于中國文學,同時也醉心于世界文學。通常,這是一些願意思考的人:在購買新書時,他們首先感興趣的是專家們的意見,讀者們在互聯網上的讀後感。而更主要的,喜歡中國文學的人有了更多的選擇:現在,在俄羅斯任何大城市中,都可買到中國作家的作品。"

     爲了解實情,衛星通訊社記者前往新阿爾巴特街上的莫斯科書城。書籍部副部長歐麗佳·沃爾科娃建議使用書店的電子目錄。在這套搜索引擎中,可輸入書籍名稱、作者姓名、出版地點和時間等各項指標。

在莫斯科書城找到304種有關中國的書籍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
在莫斯科書城找到304種有關中國的書籍

輸入“中國的”字樣,引擎馬上給出304個名稱。這麽多有關中國的書籍,對首都這家大書店來說,是相當不錯的結果。其中不僅有文學作品,還有其它涉及中國的書籍,比如教科書、公共政治和科普文學等等。

  • 莫斯科書城書籍部副部長歐麗佳·沃爾科娃在中文教科書書架旁
    莫斯科書城書籍部副部長歐麗佳·沃爾科娃在中文教科書書架旁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
  • 俄羅斯人相信中國傳統醫學
    俄羅斯人相信中國傳統醫學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
1 / 2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
莫斯科書城書籍部副部長歐麗佳·沃爾科娃在中文教科書書架旁


     幫助學習中文的書籍也不少:各種兒童和成年人漢語印刷版和語音版的學習材料、雙語詞典差不多有30種。兩年前,這些書籍幾乎被瘋搶。現在讀者的數量少多了,也許,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啃得了”漢語,需求量也隨之下降。現代文學作品中,有兩年前出版的莫言的兩部小說,需求仍然旺盛。另有差不多10本有關風水的書籍,還有差不多同樣數量的武術和中醫、首先是針灸方面的實用書。最近一些年裏,讀者對有關中國的書籍的興趣依然濃厚。

題目:
“你好,俄羅斯”節目 (183)
關鍵詞
翻譯, 圖書, 您好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