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
10:39 2019年12月12日
李鵬

聖彼得堡中醫師:我想用中國傳統醫學幫助更多的俄羅斯朋友

© 照片 : 蔡晴
社會
縮短網址
0 202

中國的傳統醫學也稱中醫,近年來在全世界逐漸變得流行。隨著中醫在世界各地的推廣,很多國家都出現了中醫診所,中醫正在爲越來越多的外國人所接受和認可。中俄兩國是山水相連的鄰邦,俄羅斯是較早接觸中國傳統醫學的國家之一。

     

俄羅斯國家醫療委員會主席羅沙爾
© Sputnik / Vitaliy Belousov
早在明代中晚期,中醫就傳入了俄羅斯。今天,在俄羅斯的“北方首都”聖彼得堡,有這樣一位年輕的中國醫生,正在用他精湛的醫術和醫者仁心,幫助著這個城市身患病痛的人們。

     李鵬是一位年輕的中醫醫生,他來到聖彼得堡成立自己的中醫診所還不到兩年的時間。談起自己在異國他鄉創業的曆程,他說,之所以想在聖彼得堡開創中醫診所,一是因爲他特別喜歡這座城市,喜歡這座城市的人,二是他想用中國的醫學來幫助患有病痛的俄羅斯朋友。他說:

“我來俄羅斯開診所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使用我們中國的醫學,使用我們中醫的方法,來幫助俄羅斯的一些患者,幫助那些長年累月身體有痛苦的患者,希望能夠減輕他們的痛苦,恢複他們的健康,讓他們更好地去享受生活。”

 

     

© 照片 : 蔡晴
李鵬到聖彼得堡成立自己的中醫診所
李鵬醫生還給我們普及了一下中醫的治療手段,並告訴我們,俄羅斯人還是非常喜歡中醫的,因爲中醫對一些病痛的治療效果還是非常有效的。李鵬說:

“我們中醫裏有非常豐富的治療手段,以及非常系統和完整的治療理論和治療體系。可能大家比較熟知的是中藥,這是在中國流行非常廣泛的治療手段之一。另外還有針刺、艾灸,還有在世界上比較流行的拔罐、刮痧、推拿、按摩,以及整骨、正畸等,這是一些大概的中醫治療手段。”

     也許中醫的各種治療手段對于外國人來說既有些新奇,又不是那樣的容易理解和接受,但最能說服他們的就是一些令人驚奇的療效了。李醫生曾經接待過一位50歲左右的女性患者,她在長達四五年的時間裏一直忍受著面部疼痛的折磨。這一疼痛是幾年前拔牙手術的後遺症。她尋醫問藥了多年,這個後遺症也沒有得到緩解,每次疼起來就像刀割一樣痛苦,並且幾乎每天都要疼上6、7次。而在李醫生的診所做了一次針刺治療後,這種要命的疼痛居然消失了。一共進行了7、8次治療,這位女士就從此擺脫了疼痛的折磨。

診所內
© 照片 : 蔡晴
診所內

     還有一位20多歲的年輕小夥子,雙腿疼痛,多年走訪各大醫院,但病痛並沒有得到解決。一次偶然的機會讓他來到了李醫生這裏。李鵬說:

“他來的時候是一瘸一拐走到我們診室的。走進來以後我跟他聊天的過程中有苦笑,但沒有那種開心的笑容。他說,我的兩條腿疼痛已經有八年多了,從兩側的髋關節、膝關節到踝關節都在疼,也做了檢查,也在吃藥治療,但基本上沒有緩解。最後他跟我說了一句話:你隨便治吧,治治試試吧,反正這個腿我也不抱什麽希望了。當時我聽到這句話心裏就非常難受,這是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風華正茂。他竟然說他的腿疼會跟他一輩子。我心裏很難受,我真的想說,我一定會幫助你減輕這個痛苦。于是我就對他進行了第一次實驗性的治療。治療以後很好,當場就能夠感覺疼痛減輕了。後來我們就間斷地進行了後續治療。再後來他每次來見我的時候都很高興,臉上有了燦爛的笑容。他可以去跳舞,很開心,我們從此也成了好朋友。”

     中醫針灸是李醫生診所最常見的治療方式。針刺治療對平時常見的一些疾病,例如感冒、鼻炎、頭痛,以及消化道的一些疾病都有比較明顯的療效。李鵬醫生介紹說,針刺和中藥的治療範圍是有重疊的,即有一些疾病,既可以用針刺治療,也可以用中藥治療。一般這樣的情況,他會選擇針刺,在不服用任何藥物的情況下爲患者解除病痛。然而對于很多中國人來說,針刺也不能算作一種能被積極廣泛接受的治療方式,有不少中國人看到細長的針頭就會心生退卻。李醫生笑著說,他最初也十分擔心針刺到底能不能被俄羅斯人立刻接受,他們會不會害怕呢?         李鵬說:

“我之前也存在過這種疑慮,我在想,會不會俄羅斯人不接受中醫呢?會不會不接受針刺呢?但是臨床上完全不是這個樣子,感覺俄羅斯人民反而非常相信我們的中醫,相信我們的針刺。中醫是從中國明朝中後期傳入俄羅斯這塊土地的,從那個時候算起也有四五百年的曆史了,所以還是有部分人比較早地接受了中醫針刺的治療。另外,可能跟俄羅斯人勇敢的性格有關系,在臨床,一些女孩子,男孩子就不用說了,畏懼針刺的還真的不多。我們希望能夠做到像古代中醫講的,第一就是用針的數量非常少,我們不會把病人紮得像一個刺猬,我們推廣用盡量少的針去治療患者;第二,我們傳承和推廣使用無痛針灸,使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患者在治療過程中只會感受到輕微的疼痛,或者在大多數情況下不會感覺到疼痛。”

     關于針刺的效果,李醫生做了一個比喻,說針刺之後就像快沒油的汽車加滿了油,或者像一台老式電腦更新換代,換成一台現代化電腦一樣,有這樣的療效,針刺自然就會樂于爲俄羅斯人所接受了。

     中醫講究經絡血脈和氣血循環,這些都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對于外國人更是像玄學一樣難懂,李醫生有自己的一套辦法去和俄羅斯人解釋:

“因爲我們的經絡是看不到的,你解釋一個看不到的東西,有些人會相信,有很多人還是不會相信。我常常喜歡舉個例子:我們的人體是一部汽車,是一部太陽能汽車,通過吸收太陽能來運動的一輛汽車,這輛汽車裏有各種不同的線路,這些線路就比較像人體的經絡。我們中醫去治療病人,就像是檢修一部汽車,看哪條線路出現問題,哪個零件、哪個部位出現了問題。因爲經絡的特殊現象,我們治療的時候會遇到一個問題,比如說來一個頭痛的患者,就是上次那個臉痛的患者,她的臉部我並沒有用針刺治療,但是她的臉部疼痛就消失了。所以這種時候我們的患者常常會問,我是頭部疼痛,你爲什麽沒有給我紮頭啊?我說如果你回到家裏打開家裏的燈,那你開燈的時候會怎麽做呢?所有人無一例外地會回答,我們會去打開開關。這就是問題的所在。我們治療疾病也是這樣,就和你回到家裏開燈一樣,你不會去摸燈,你會去按牆上的開關。所以呢,我們治療疾病其實也是這樣。比如說頭疼,它的問題可能並不在頭部,它的開關可能就在你的腳上,或者在你的手上,或者在其他地方。所以這也是我們經絡治療的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吧,也是中醫治療的一個特色。”

     談到中醫在俄羅斯的未來,李鵬充滿了信心。李鵬說:

“中醫在我們俄羅斯肯定會得到非常好的發展。這也得益于中國和俄羅斯兩個國家之間深厚的友誼和現在廣泛的合作。我能 夠感受到俄羅斯人民對中醫的喜愛和接受,也能夠感受到俄羅斯官方對中醫的支持。所以我相信,我們的中醫能夠在俄羅斯發展得越來越好,幫助到更多當地的人民。我非常希望有機會能把中醫裏行之有效的治療方法和手段傳播給俄羅斯當地的中醫愛好者和中醫醫生,讓他們能夠幫助更多的人減輕痛苦。因爲一個人的力量,或者一家診所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能有更多的人掌握這門技術,那麽就會有更多的人因此而獲益。”

     中醫在俄羅斯變得越來越流行,有越來越多的人會到中醫診所來尋求幫助。李鵬醫生給自己的醫院起名爲“Солнце”,譯成漢語就是“太陽”,他希望自己的小診所能夠像一個小太陽,給當地的人們帶去溫暖和希望。

 

關鍵詞
中國人在俄羅斯, 中國人在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