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7hdrdt"></small>
                1. <strike id="uyzewr"></strike>
                  <dl id="uyzewr"><blockquote id="uyzewr"><code id="uyzewr"></code></blockquote><ul id="uyzewr"><th id="uyzewr"></th><noscript id="uyzewr"></noscript><dfn id="uyzewr"></dfn><small id="uyzewr"></small><kbd id="uyzewr"></kbd></ul><div id="uyzewr"><i id="uyzewr"></i></div><tr id="uyzewr"><q id="uyzewr"></q><i id="uyzewr"></i><q id="uyzewr"></q></tr><bdo id="uyzewr"><select id="uyzewr"></select></bdo></dl><tr id="uyzewr"><u id="uyzewr"><b id="uyzewr"></b><em id="uyzewr"></em><legend id="uyzewr"></legend></u></tr><strike id="uyzewr"><fieldset id="uyzewr"><div id="uyzewr"></div></fieldset></strike><dd id="uyzewr"><blockquote id="uyzewr"><legend id="uyzewr"></legend></blockquote><strike id="uyzewr"><strong id="uyzewr"></strong></strike><pre id="uyzewr"><button id="uyzewr"></button><center id="uyzewr"></center></pre><del id="uyzewr"><dt id="uyzewr"></dt><th id="uyzewr"></th><span id="uyzewr"></span><dl id="uyzewr"></dl><form id="uyzewr"></form></del></dd>

                  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員注冊» 正文

                  神人鬥地主-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5951 人參與  2020年01月18日  分類 : 電話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題記
                  曆代多少的文人騷客,喜歡那三操的建安風骨,東坡的超然灑脫,易安的清新淡雅大唐後主的離別愁緒,唯獨神人鬥地主偏愛淵明的悠然自得的雅興,向往那種不與世俗同流合汙的生活態度。
                  我的觀點似乎對常人而言,有些不同尋常。他們好像覺得我脫離了社會,不與外界來往。其實這是我的人生態度,可能大家都覺得我所做的一切異乎常人,我的確生活在這世上十八年了,我厭惡了世俗的一切事物包括人在內,但我不能真正的脫離社會,在這世上以個體存在並不是那樣。我是追求向往那種境界,並不是與之相媲美。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桃源深處,我在等你
                  當我置身于夢境之中時,我仿佛劃著小舟,慢慢的順著小河前行,剛走了幾步一座巍巍的大山擋住了去路,再向前走了幾步,一個小山洞透出了一縷銀光,我便繼續前行,“便舍船,從口入”,那個小山洞“初極狹才通人,複行數十步,便豁然開朗”眼前的一幕使之一驚。
                  當我走出山洞之後,河岸邊的桃林花朵爭相開放,現在的我仿佛來到了人間仙境,那柔和的風輕輕吹過,河面泛起了淡淡微波,書上的花瓣紛紛掉落,漂在河面上仿佛爲小河披上了一層彩裝。下了小舟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平坦寬廣的土地,一排排整齊的房舍。還有肥沃的田地、美麗的池沼,桑樹竹林之類的,田間小路交錯相通,煙囪裏冒著白煙,田間的農人及黃牛正在耕作著。
                  此時應是清晨,時不時會聽見雞鳴狗叫的聲音,突然打破了寂靜的天空。現在是初春季節,世上萬物全都是嫩的,老樹長出了綠芽,一切生靈都從冬眠中蘇醒過來,充滿了生機和活力,一片欣欣向榮的樣子,而我獨自一人在田間等候,那個悠然自得的你。
                  耕作田間,我在等你
                  現在已是仲夏季節,我已等了一個季節,還未等到你。此時已是正午時分了,太陽在頭頂照著那在田間耕作的農人在田野裏休息,孩子們將箪食壺漿送至田間,那些農人在田間享用著那豐盛的午餐,他們有說有笑,互相聊著家常。
                  此時眼前稻花遍地,仿佛讓我聯想到一種“稻花香裏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的感覺。現在一想豐收在望的農人們一定懷著喜悅的心情在田間不知勞苦的耕作著。下午人們吃完飯又開始忙碌了,他們依然牽著黃牛在田間耕作,在這時我也聽見了那村邊小河潺潺的流水聲,以及那老牛的哞哞聲。農人們還在辛勤地耕作著,他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耕作著。
                  現在已經到了傍晚,農人們滿懷著豐收在望的喜悅心情,背著鋤頭在哪日薄西山的余晖之下,開開心心的回家了,煙囪裏依然冒著白煙,孩子們質樸的迎接勞作一天的大人們,而我依然在那田間的小路上等待,等待那個不知勞苦未歸的你。
                  五柳樹下,我在等你
                  又是一個季節過去啦,此時已是深秋我還是在等你,你說我爲等你從春天等到了秋天,我這是何必呢。現在已經入夜了,我憑著門前的五柳樹借著那皎潔的月光,找到了你的住處。現在的天色有些冷清,那濃雲密布遮住了那皎潔的月光,看來要下雨了,我身著單薄的衣衫來到你的屋檐下遮風避雨。此時你家木門緊閉,院子裏聽不見一點響聲,想必你又同那位騷客去舉杯暢飲共談人生雅趣,或是在屋中熟睡呢。我沒有敲門深怕打破了夜的岑寂,怕驚擾了熟睡的農人們惹得大黃狗們嗷嗷直叫,我還在等你。
                  過了一會兒,天下起了蒙蒙細雨,我還是在我眼下等候著你,此時雨愈下愈大,我只好先睡了再說,辛虧你家門前有一塊石凳,我蜷縮著身子睡著了,仿佛在睡夢中依稀看見你那熟悉的身影,想要追你卻失之毫厘,我無法確定那身影是否是你,但憑我的直覺那一定是你,我爲什麽看見你卻追不到你。
                  天剛微亮,我的衣服已經被雨浸濕,我依然在門前等你,你卻遲遲不肯回來。我相信夢是真的,有夢就會有奇迹,我會一直等你,我會等你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我依然在等。
                  天青色等煙雨,而神人鬥地主在等你。 

                  早春的一場大風從黃土峁鋪天蓋地刮來,刮黃了北方的天刮黃了北方的地,也給莊稼漢們一張張泛黃的臉子塗抹了一層粗砺的黃塵。
                  一雙沾滿了泥土的大腳板子,結結實實地走進了這面亘古未變的老塬,走在這條祖輩踩踏過幾千年的黃土路上。大片的土地橫陳在莊稼漢子的眼前,沒有猶豫沒有矜持,他們沉靜地甩脫了布鞋麻利地套好了耕牛,一個響鞭炸過,當不曾發鏽的犁铧銳利地切入土地,莊稼漢們的赤腳也犁進早春的泥土裏,新翻的泥土在铧面上愉快地呻吟著,滋滋作響地卷起層層土花,他們在一陣陣新土的馨香裏感受著溫熱感受著土地賜予的陶醉。日頭鮮活成一枚早春的新桔,把渾黃而清亮的光織成一張巨網,把耕牛把木犁把勞作的莊稼漢網進忙碌網進一幅幅生動形象的耕牛圖裏。
                  北方的春天短暫得像小青年斑斓的夢幻,一場跟一場的大風把日月刮進了另一個火熱的季節,莊稼漢們也告別青皮後生的輕狂認真走進這個季節的成熟。
                  日頭濃烈地把土地把麥子把莊稼漢們一張張臉子染成了同一個顔色,在這個土黃色的天地裏,莊稼漢們的笑聲也黃澄澄成熟了眼前的小麥。他們把手中的鐮刀在場院旁的磨刀石上磨了一遍又一遍,蘸上汗水蘸上心血把期待的鐮刀砺得飛快,攥著這把鐮刀他們撲向麥地,把腰肢彎曲成一個古老的文字,彎曲成一台不知疲倦的機器。太陽烘烤著黃土地烘烤著土地上一枚枚土豆般的光腦袋和一顆顆興奮激動急躁不安的心,大片的土地裏有牛驢的影子騾馬的影子也有收割機和打麥機的影子,抱麥捆的老人揀麥穗的娃娃和送來一罐子綠豆湯的婆娘們同打麥機們一起交織成一個繁忙艱辛的五月天。
                  當遍野的高梁紅豔了穗子當遍野的玉茭金黃了娃娃的時候,秋風秋陽秋天的田野便沉甸了一個季節。莊稼漢們沉著含蓄得像這個季節裏穩重的大青山。看一眼正午的太陽,那是莊稼漢智慧和充滿張力的年紀。四處都充溢著熟透莊稼的氣息,四處都流蕩著收獲秋日的緊張,割高梁拔花杆出紅薯刨山藥掰棒子碾谷子打糜子曬豆子還要捎帶拾掇菜園裏的紫茄子山梁上一樹樹的紅柿子……
                  做完這一切又把上地個整得如同一盤大土炕,犁耙得舒服熨貼松松軟軟,再從家裏把那台老木耧扛到地頭上。木耧不知是上幾輩子傳下來的,遍體的黑紅顯得深沉莊重。莊稼漢子們的老爹就是搖耧的好手。爹們把自己搖死在黃土裏的時候,耧便傳到他們手裏,待到他們搖不動了就該兒子孫子接著搖,在黃土地裏搖出了多少個歉收與豐收的年景,搖出了幾代莊稼戶共同的歸宿。
                  日子在晝夜的交替中增加,當陰郁的天空裏抽下第一條晶亮的雪絲,猛烈肆虐的西北風便瘋狂地抽打著黃土地,把北方的原野裹進砭骨的寒冷裏。上了年紀的莊稼漢們會閉著眼窩噴著煙霧把一冬一年的活路細細盤算。他們會在早巳收拾好的土地裏用一根木棍點戳無數個地眼,通放憋悶的地氣,他們知道,放了地氣的土地來年點豆子粒兒大,栽紅薯瓤兒甜,他們專注地戳著地眼,把對土地的熱愛深深戳進地心裏。
                  永遠做不完地裏的活路,永遠讀不盡土裏的字典,當枯樹一般的四肢不能再靈巧地動彈時,他們會望著冬日的夕陽沉思,祥和善良的面容包含了往昔如煙的記憶……當合上那一雙沉重的眼皮,在子孫們一片哀傷的嚎哭裏,睡成一個蒼黃的土包入土爲安時,莊稼漢們便完成了生命的最後輝煌。
                  從悠久的年代走來,從洪荒的遠古走來,從刀耕火種的歲月走來,從連枷聲從擊壤歌的執著、悲怆中走來,帶著堯舜禹淳厚遺風的這群莊稼漢們,在北方這塊發燙的土地上演繹出千百年苦難和辛酸、勤勞與智慧的黃土文化。當變革的大潮凶猛地沖刷這片文明悠遠積澱沉重的黃土地時,莊稼漢子們被四面八方雄性的風刺激得痛苦不安亢奮和浮躁了,恪守土地的諾言恪守春種秋收的諾言和心理失卻了固有的穩定和平衡。大片土地在氣勢恢弘地實現著一個大預言的時候,莊稼漢子們也在陣痛中進行一次莊嚴的洗禮和神聖的嬗變。在這激動人心的嬗變裏,扛著鍬镢耙子的莊稼漢們開著小四輪開著播種機開著聯合收割機的莊稼漢們,踩著山脊踩著高原踩著黃土的風塵一同走向高懸的太陽。

                  << 上一篇 下一篇 >>

                2. 相關文章
                3. 盆景制作熱門文章

                  常見花卉養護方法

                  養花基礎

                  熱門標簽

                  Powered By Z-Blog Copyright hhpj.net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7003521號-6 鄂公網安備 42011202000323號 網站地圖

                  免責聲明本站內容由網友提供,版權歸原作者本人所有,本網站不對網站真實性負責,如有違反您的利益,請與我們聯系!郵箱: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25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