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
10:38 2019年12月12日
圖瓦盧峰會動搖澳大利亞在大洋洲對抗中國的企圖

圖瓦盧峰會動搖澳大利亞在大洋洲對抗中國的企圖

© AFP 2019 / Adam TAYLOR / AUSTRALIAN PRIME MINISTER'S OFFICE
評論
縮短網址
0 351

澳大利亞和大洋洲國家在應對全球變暖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這是在圖瓦盧舉行的太平洋島國論壇(PIF)上得出的結論之一。該論壇于8月15日結束。面對氣候變暖不願采取緊急行動,越來越將澳大利亞隔絕于PIF,並促使太平洋南部島國與中國發展合作。

峰會與會者未能就印度氣候變化新責任達成共識。大多數PIF國家希望就停止使用煤炭發電達成共識。大洋洲國家呼籲,將溫度升高限制在工業水平以上1.5度,並到2050年實現零碳排放。但這些訴求並未書入最終文件必須執行條款中,而僅作爲建議提出。澳大利亞對此態度堅決。

圖瓦盧總理埃內萊·索波阿加承認,氣候聲明和最終公報未達到預期。他強調,與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意見分歧嚴重。莫裏森是澳大利亞發展有利可圖煤炭工業的支持者。與此同時,島國領袖們認爲澳大利亞發展煤炭經濟是全球變暖的元凶。讓他們感到憂慮的,其中也包括不久前澳大利亞同意在昆士蘭州發展巨型煤礦。澳大利亞利用巴黎氣候協議中有關執行碳排放方面的各種法律漏洞,繼續發展煤炭領域。圖瓦盧、帕勞和斐濟指責澳大利亞不執行縮減碳排放要求。值得一提的是,圖瓦盧存在因全球變暖海面上升可能消失的風險。甚至,新西蘭總理阿德恩也認爲,堪培拉將不得不爲“太平洋擔責”。

本周,澳大利亞爲改善自己在本地區的形象,建議向可再生能源和爲應對氣候變化結果投資3.37億美元。但大洋洲國家領袖們認爲這是不夠的。

顯而易見的是,峰會上有關氣候的爭論,加深了澳大利亞和大洋洲國家之間的分歧,並壓縮其利用鄰國對抗中國在本地區影響力的可能性。薩摩亞總理圖伊拉埃帕峰會期間接受新西蘭電視台采訪時宣布,太平洋島國領袖們不同意澳大利亞有關中國在本地區影響力的擔憂。他們更感興趣的是北京實實在在的援助。他說:“對我們小島國來說,大的地緣政治問題沒有意義,我們唯一感興趣的是如何保障現代生活。”

中國聊城大學太平洋島國研究中心信息咨詢部主任、研究員趙少峰在接受衛星通訊社采訪時指出,中國有能力爲大洋洲國家克服氣候變化結果提供現實的支持。

他說:“氣候變化是此次太平洋島國論壇的一個主題,也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從七八月份起衆島國均出台了新的法令,用以應對氣候變化,即要求保護環境,特別是限制白色塑料袋的使用,統一改用紙質包裝。從這點我們可以看出島國非常重視環境保護,特別是應對當前的氣候變化。衆所周知,島國的生活節奏比較慢,居民不大勤快。土地即使被閑置也不會用來耕作,所有的資源都是從海裏、樹上獲取。因此現在的氣候變化確實給他們帶來了較大的影響,甚至將來可能會影響到他們的生存。從中國方面來講,我們一方面可以爲島國提供技術支持,包括海平面監測,培訓相關人員,提升他們的能力,比如日前與斐濟正在洽談的關于魚蝦蟹的養殖技術項目。另一方面可以與這些島國開展應對氣候變化的合作,例如種植紅樹林,修建防浪堤等。這些合作對島國應對氣候變化頗有助益。此外中國與太平洋島國的合作,包括與太平洋島國論壇的合作正在逐步地推進,同時中國還爲太平洋島國的綠色發展基金提供了一定的資金支持。我認爲這些援助項目未來都可以幫助太平洋島國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澳大利亞一再表態幫助島國應對氣候變化,但是澳大利亞的行動並沒有得到島國的認可,包括圖瓦盧等國領導人對莫裏森都進行了指責和批評,並表示希望和中國進行切實合作。”

太平洋島國論壇峰會應集中于那些可將大多數論壇參與方團結起來的問題,而不是分裂性問題。氣候變化結果即是此類問題,而不是美國和澳大利亞所認爲的中國在本地區影響力增長的問題。

太平洋島國論壇18個國家中的6個與台灣有外交關系。其中包括圖瓦盧、基裏巴斯、瑙魯、帕勞、馬紹爾群島和所羅門群島共和國。觀察家們承認,與台灣保持外交關系和與大陸保持外交關系的大洋洲國家,使PIF有分裂感。盡管如此,圖瓦盧峰會期間,這兩組國家之間並未出現矛盾或對抗。

可以看出,圖瓦盧組織峰會的建設性和務實方式,使與會國集中于討論迫切的生態和經濟問題,而不是時隱時現的政治問題。此外,中國大陸在本地區發展中的經濟作用也無可爭議。據悉尼羅伊國際政策研究院評估,從2006年開始,中國大陸在本地區幾乎花掉了18億美元,這要比台灣多出8倍。2017年,中國與本地區的貿易額超過了80億美元,遠超台灣和大多數西方國家。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全球變暖
社區公約討論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