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十分鍾/拒絕“二次搶掠”

  • A+

  快樂十分鍾們人類是非常在乎“臉”的,爲了“臉”,我們可以付出許多,甚至不惜生命的代價,這種超然和坦蕩是人類精神的瑰寶,閃爍著永不褪色的光芒。

  曆史的車輪一刻也不停地滾動著,駛向深邃的遠方,揚起的塵土四處彌漫,訴說著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項羽,昔日的楚霸王,縱然有蓋世神功也無法改變楚國破滅的事實。烏江旁,他已被敵軍層層包圍,空氣中飄蕩著象征繁盛的楚歌,悠遠婉轉。此刻,他剛毅無比的心開始脆弱起來,看到四處躺著的無數兄弟,他懊惱曾經的剛愎自用,悔恨楚國的大好局勢和弟兄的生命葬送在自己手裏。懷著深深的自責,他把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刹那間,血染紅了烏江河畔,倒映著半邊天空。殘陽如血,楚歌依然哀婉纏綿。一個巨人倒下,卻留給後人無限的感慨。

  其實,在敵人追求之前,他本可渡船過江,他日東山再起。可他已無顔面對江東父老,他認爲自己必須以死謝罪,于是,爲了那張“臉”,那铮铮傲骨,項羽自刎烏江,孰不知江東父老是何等的悲恸萬分啊!項羽雖然最終敗在劉邦手下,可他的霸氣和傲骨卻永遠刺劉邦于衆人的口碑之下!

  孟轲有雲:“人若無志,與禽獸同類。”正因爲人們有著自己的尊嚴和志向,所以都很在意自己的名譽,“士可殺,不可辱”,是一種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

  但是,若在乎自己的面子過了頭,反倒成爲不敢面對現實的懦夫行爲。

  古希臘有一個年輕人,發現了無理數,卻遭來了追殺。這是畢達哥拉斯學派統治的時代,一個正義與邪惡、真理與悖論交織的時代,“權威”恐懼了,僅因爲這個年輕人發現了自己學說所無法解釋的事實。年輕人四處逃亡,在沿途中還不忘給周圍的人講述自己的發現。罪惡畢達哥拉斯學派的信徒發現了他,把他扔向茫茫大海,激起了一陣驚濤。

  一個才華橫溢的年輕人就這樣隨風而逝,他發現了屬于整個世界的真理,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僅因爲畢達哥拉斯學派過分在乎他們的“臉”,他們不敢面對自己權威地位被動搖的事實,于是釀成了驚天冤情。

  古人的例子我們不能忘記,作爲風華正茂的一代青年,我們必須有遠大志向,爲了更多榮譽而奮鬥,發現了過失,以一顆廣闊的心改正它,把自己塑造成具有人格魅力的人!

  佳士得拍賣我國國寶,是無恥的,是公開的“二次搶掠”。

  蔡銘超智破佳士得陰謀,他的拒絕是中華民族的覺醒。

  曾幾何時,國民以天朝上國自居,來者不拒,去者不攔。當英法輕松掠走數以萬計的非常不容易攢得的文物,有誰敢直面他們的搶掠,站出來拒絕,說一聲“不”。我們只聽到慈禧的一道诏書——“量中華之物力,結余國之歡心”。

  而時光流轉到了今日,面對同等性質的搶掠,倚仗更爲強大的祖國,還是無人站出來,說一聲“不”。澳門賭王何鴻燊出巨資購得馬首,本爲愛國義舉,卻用錯了方法,助長了英法侵略者後代們的貪欲。十萬,不多,百萬,不多,千萬,仍不足以填滿他們的血口。這就是縱容的惡果,這就是沒有嚴詞拒絕的悲哀。

  幸而,有了不同于何鴻燊的蔡銘超——這位神秘的電約競拍者。當罪惡的拍賣會落下了黑幕,當拍賣行的經理仍在黑暗中竊喜,正如他們的祖輩們掠得這至寶時的肮髒心態一樣,他們如掠食者一般,靜待獵物的出現,他們,正編織著冠冕堂皇的“二次搶掠”。可見,民族的覺醒是不可避免的洪流,一旦它噴湧出來,任何陰險的算盤都無濟于事。蔡銘超就是民族覺醒的領軍式人物,他敢于運用正當的方式抨擊那些非法的行爲,他巧妙地運用拒絕的聲音阻退這浩浩蕩蕩而來的“二次搶掠”。

  蔡銘超的拒絕,遠不只是扞衛了國寶仍在屈辱的國度中堅持操守的尊嚴,也遠不只是爲國人出了口惡氣,給以佳士得爲首的“二次搶掠”者們一次嚴肅的警告。他的拒絕,促發了民族在對文物保護上的新覺醒。

  如今,我們的祖國更加強大,我們的力量正在蓄積。百年國恥,不是單憑戰爭就能雪洗的,祖國的文化保護,並非用金錢就能扞衛的。它需要新的認識、新的手段,在面對變相損害我國利益的人們面前,得擲地有力的說“不”。

  圓明園的烈火仍記憶猶新,佳士得的拍賣仍驚魂甫定。一次明搶,一次暗奪。

  烈士的鮮血還在我們心中燃燒,戰火已消彌,戰鬥仍在繼續。當“二次搶掠”在今後重現之時,快樂十分鍾們要異口同聲說“不”。